周年

EC大法好 入教保平安

【all叶】The future(3)

*all叶,主伞修,叶修病弱梗,隔日更

*结局BEHE不定,具体看走向 

>>>>>>>>>>>>>>>>>>>>>>>>>>>>>>>>>>>>>>>>>>>>>>>>>>>>>>>>>>>>>>>>>>>>>>>>>>>>>>>>>>>>>>>>>>>>>>>>>>>>>>>>>>>>>>>>>>>>>>>>>>>>>>

03.

  ——黑暗,无边际而又清冷的黑暗。

  ——仿佛是一片无边际的海洋,在潮水的深处蛰伏,慢慢的,慢慢的将人吞噬,吞噬在那个食魇没有限制的黑色胃囊里。

  叶修静静的躺在这片深色的海洋之中,触手可及的便是辽阔黑暗,他睁着眼,也或许是闭着眼,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平躺的姿势。

——在这片黑暗里,他连自己都看不清,睁眼与闭眼而来的不过都是一片黑暗,或许他只是一个意识体,在这片黑暗的海洋中沉浮。

  “哟。”

  隐隐约约的,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浅浅的光点映入他的眼帘。

  ——在这片黑暗里,这个光点是唯一的亮色。

  很快,从四面八方,光点便越聚越多,越聚越多,最终盘旋在无边际的黑暗里,影影绰绰组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人影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亮。小小的光芒照亮了这片无止境的黑暗之海。

  在刺眼的光芒之下,叶修仍旧看见了他的样子。

  ——那是自己。

  “哟。”另一个自己脸上带着嘲讽的笑,跟他打着招呼,“我们终于见面了。”

  叶修眯着眼看了看对方的脸,好像……有点脸熟?

卧槽对面这小鲜肉不就是22岁的自己吗!

  “啧啧啧,还挺嫩。”

  “……”
 
  ……重点在这儿?22岁的小鲜肉叶修内心吐槽。

  “这是哪?合着哥晕着晕着又穿越了?”27岁的叶修转回正题,问道。

  “这里是意识之海。”对面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小鲜肉叶修耸耸肩。

  “……什么鬼。”27岁的叶修无力吐槽,“哥这是开挂了?”

“……”

“屁,你见哪个挂开成这样的?”对面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叶修毫不留情的嘲讽道,“挂能开成这样,还没等开完挂你就先挂了。”

“怪哥咯。”27岁的叶修习惯性的从屁股后面的口袋摸摸,发现没烟,一脸可惜,叹了口气,“算了,说吧,哥这是遇鬼了呢还是遇鬼了呢还是遇鬼了呢?”

“鬼个毛线,”小鲜肉叶修说,“我是你穿越的这个身体本体的灵魂。”

“……跟哥抢地牌?哥还没浪够,这给了张临时体验券到了时辰就完事了?”27岁的叶修随便盘腿坐在了地上,“这么年轻就开黑店可是不道德的,少年。”

“要开也是你开的,反正都是一个人。”

“……”叶修发现他竟然没话反驳。

“不逗你了,”22岁的小鲜肉叶修摆摆手,“哥不跟你抢地牌,我早就死了,这是灵魂残留的一部分意识,我只是来聊聊天。”

“聊个屁,有烟吗?”27岁大叔叶修问。

“没有。”小鲜肉叶修迅速回答。

“去去去装什么嫩,哥还不清楚你?”27岁的叶修一脸嘲讽,“22岁小鲜肉装什么老成,赶紧的拿来,哥抽根缓缓。”

“你就不想再问点什么?”22岁的叶修果真掏出盒烟来,递了过去,问道。

“想啊,刚才不是问了嘛,你说,哥听着。”叶修眼也不抬的低头点火,缓缓的吸了一口,然后瞅了瞅22岁叶修刚刚随烟一起递过来的打火机,“行啊小土豪,万宝龙的,啧啧啧,从小就这么腐败。”

“哟还认识?”22岁的叶修挺意外。

“那是,也不想想哥是谁,从小脑子里就是这些东西。”27岁的叶修摊手,“到哪都是叶氏企业的人。”

22岁的叶修笑笑,似乎挺感慨,然后转头看了看四周的黑暗,“这地不好,换个?”

“随你。”

闻言22岁的叶修打了个响指,周围顿时变了一副场景。

——是兴欣网吧。

“哎哟,这地儿你知道?”27岁的叶修也挺意外。

“那当然,没有哥不知道的。”22岁的叶修似乎挺骄傲,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扯远了扯远了,转回正题说说正事儿呗。”

27岁的叶修拉开网吧电脑桌前的凳子,打开荣耀,刷卡登录,一气呵成,“说,哥听着。”

“你还真是到哪都忘不了荣耀,”22岁的叶修倒也不拘束,也拉开一张凳子坐下,“嘛我就先说说这儿的事吧。刚才我说了,这里是意识之海,也就是咱俩的意识构成的空间。”

“嗯,接着说。”叶修操纵着君莫笑一记龙牙捅死了一只低等级的小怪。

“哥在你穿越过来的那天其实就已经死了,是在睡梦中心脏病突发死的,本来就想这么一走了之,结果谁料到你竟然穿越过来了。”

“死法挺悲惨,哥也挺倒霉。”27岁的叶修简短的评价。

“然后你的灵魂穿越倒我这个死了的的身体上,又复活了,俗称借尸还魂。”22岁的叶修摊手。

“所以哥就要代替你去完成拯救世界的伟大壮举是吧。”27岁的叶修盯着电脑屏幕道。

“聪明,真不愧是我!”22岁的叶修表扬了一句,“那么哥拯救世界的伟大壮举就交给你了。”

“你这不废话嘛,哥来就是拆场子的,不拆我就不姓叶,给那帮心脏的看看啥叫真正的心脏!”27岁的叶修一边答一边操纵着君莫笑开始“一波流”拉小怪。

22岁的叶修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哎哎哎那边,那边还有一只,快拉仇恨!”

“看到了,哥可是被誉为荣耀全面教科书的男人还用你提醒我?”叶修加快了手速,转了一个视角把脱单的小怪拉了回来。

“漂亮!”22岁叶修说。

27岁的叶修挑挑眉,“话不是还没说完吗,怎么你又在这观起战来了?”

“哥在这儿呆不了多长时间,这残存的意识并不稳定,所以这可是我能看的最后一场荣耀了,哥可是把整个青春和生命都奉献给了它。”22岁的叶修缄默了一会,才答道。

27岁的叶修没说话。

“不过……你知道,其实你也应该知道,本来这具身体就该死了,可你的到来给了这身体一些刺激……我来这儿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醒你,”22岁的的叶修依旧是一副嘲讽脸,“把能做的事儿尽快做吧,代我完成心愿,也了了你的残念吧。”

27岁的叶修手一抖,然后停下手里的动作,吐了一口烟,“我知道。”

“那我也放心了。”22岁的叶修苦笑,“我现在只是以前灵魂残留下来的意念,也没有多少能量了,趁哥现在还有力气,先把你送出去。你已经昏迷挺久了。你要是这么一直在这里呆下去,灵魂脱离躯壳太久,早晚你会回不去。”

27岁的叶修站起来,点点头,“走。”

22岁的叶修手一指,兴欣网吧的柜台前顿时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你走进去就能回去。”

27岁的叶修点头,拍了拍22岁叶修的肩膀,“谢了,哥会记着你的。”说着跟22岁的叶修擦肩而过,“哥走了。”

“代替我照顾好沐秋和沐橙,也替我照顾好父母和那个蠢弟弟,”22岁的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这辈子是我不孝,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让他们……别太痛苦。”

“放心。”27岁的叶修叹了口气,“我会选择最合适的方法……去跟他们道别,也许最后我们还可以再见。”然后他一脚迈进黑色的漩涡。

22岁的叶修看着27岁的叶修消失在黑色的漩涡里,笑了笑。

“我还未曾拥有的那些……拜托你了,另一个我……真的……其实……活着也挺好……可惜……我就要……”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什么也听不见了。

紧接着,他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从此,再无他的踪迹。

“……”

“……叶……”

“……修……”

“……叶……”

“……叶……修……”

迷迷糊糊间,叶修仿佛听到有人叫他。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依旧在一片黑暗的海洋里。

隐隐约约的,漆黑的海里似乎透了那么些微弱的光芒,而呼唤他的声音从那道光芒里传出。

叶修最后看了一眼这片深渊之海,朝那道微弱的,也是唯一的通道游了过去。

他知道,有人在等他。

在那光芒的尽头,有着他最终的归宿。

“……”

叶修猛地睁开了眼。

入眼的,便是一片苍凉的白,晃人,高调,却又沉寂。

吸一口气,再也熟悉不过的消毒液与苏来水混合的气味却入了鼻,想要抬手,手背上冰凉的触感也刺激了敏感的神经,低头一看——果然,一根细细的铁针连着胶皮软管上的透明吊瓶,不知名的液体顺着青色的血管缓缓没入皮下,身上还连着不同颜色的管子,管子的尽头,则是一些眼熟或眼生的仪器。

叶修苦笑。

小鲜肉叶修临走前把关于在这个世界22岁的他所有记忆都转给了现在的叶修,而在原主叶修的记忆里,这真是再也熟悉不过的景色了。

22年了,他,还是没有摆脱医院这个如影随形的梦魇。

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

是不是要等到真正死亡的那一刻……才能彻底的解脱呢。

“叶修!你醒了?!”

循声看去,是推门而入的苏沐秋。

“哎哟喂老叶这是醒了?”方锐从苏沐秋身后冒了出来。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没事吧?!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就你这身体怎么好端端的就晕倒了?”黄少天一步冲到叶修的病床前。

紧接着陆陆续续走进来一堆人,不大的病房挤的满满当当。

叶修早已在苏沐秋出声的时候收拾好了情绪,摆出一副“我就是欠揍怎么你不服有本事就来揍啊”的嘲讽脸,“哟这一个个怎么的是爱上哥了?啧啧啧哥竟然有那么大魅力让你们这些大大全都来看我一个病号啊?”

“卧槽叶修你还能不能要点脸!节操节操节操呢?”黄少天气结,“要不是看在你是病号的份儿上我……”

“少天。”喻文州适时的开口阻止了黄少天的滔滔不绝,“这里是病房。”

“……”黄少天悻悻的闭了嘴。

“老叶你可吓死我了,”方锐道,“你抓着我就倒下了,吓得我都快得心脏病了。”

“赶紧得,正好给哥陪床端茶送水。”

“……”方锐不想说话。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苏沐秋坐在床边,拿过桌子上的暖瓶倒了杯水。

“哥好着呢。”叶修不在意的挥挥手,接过杯子。

“医生说你是因为呼吸不畅而引发的并发症,”苏沐秋说,“你不舒服还死撑着,长能耐了?自己怎么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

“多大点事,真……”叶修话还没说完衣服领子被一把拽起来。

“多大点事?你现在知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为什么要这么乱来?!叶修我告诉你,你要是想死就要点说,我现在就可以掐死你。”一直黑着脸的韩文清几步跨了过来。

“老韩……咳咳……”

“韩队快放手,叶修现在还是病人!”几个人吓了一跳,急忙围上去劝解。

韩文清“啧”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手,“抱歉,情绪有点激动。”

病房里一片沉寂。

叶修叹气,“……哥有数,真没事。放心,哥还想活着拿冠军虐杀你们这群心脏呢,那么多事儿还没干完我哪能倒下啊。”说着还耸耸肩,“哎我说都别跟个柱子似的杵在那了,你们这是要做雕塑啊,啧啧啧。”

“……”

“难得这刚醒还这么精神。”张佳乐探头。

苏沐秋被叶修这么一闹也没了脾气,“以后有一点不舒服都要跟我说,别自己死撑着,老韩说的对,你要是再有下次,我直接让叶秋把伯父伯母叫来押你回家。”

“别别别!千万别!”叶修赶紧摇头。

“对了,我把叶秋叫过来了,好歹这么大的事儿,也得让他知道,估计他现在已经……”苏沐秋话还没说完,就响起了敲门声。

紧接着,门就打开了。

除了苏沐秋和韩文清,病房里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走进来的,是和床上的叶修,长的一模一样,西装革履的男人。

“……”

“混账哥哥你怎么回事?”跟叶修长的一模一样、西装革履的男子无视了那些惊奇的目光,“是不是沐秋哥不告诉我你又想瞒过去?!”

叶修挠挠头,“没啊,就是……是个意外,咳咳。”

“混账哥哥你……!!”叶秋此时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握紧了拳头,“你到底还把不把我和爸妈当家人!你出了什么事叫我们怎么办!”

叶修叹了口气,似乎是觉得的确是理亏,没再说话。

“韩哥,沐秋哥,谢谢你们告诉了我,”叶秋鞠了一躬,“我那不成器的混账哥哥给你们添麻烦了。”

韩文清没说话,苏沐秋倒是温和的笑了笑,“这次也是我的疏忽,没注意到你哥的情况。”

“不不不,这肯定是我家混账哥哥自己作的,”叶秋叹了口气,“你也知道他的脾气,认准了的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要不要就把我哥塞医院了。”

叶秋说着,然后似乎这才注意到病房里还有一堆人,“这是……”

“也是荣耀的职业选手们。”苏沐秋插话。

“也麻烦你们平常照顾我哥哥了。”叶秋彬彬有礼的说。

“……你是……叶修的弟弟?”首先反应过来的张佳乐吓了一跳。

“对,我是叶修的弟弟叶秋,我们是双生子。”叶秋答。

“卧槽我说怎么长这么像!吓了我一跳!我以为是老叶他灵魂出窍了!”方锐一拍大腿,颇有些感慨的样子。

其他人这时候似乎也才反应过来,感叹了几句。

“没想到啊叶修你竟然还有个弟弟!”

“这要是穿上了一样的衣服估计我都认不出来。”

“不不不气质完全不一样好吗!”

——谈吐大方、彬彬有礼,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物,虽然两人长着一模一样的脸,气质却完全不同。

“咳咳咳……咳咳咳……”叶修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结果嗓子里压下的那股痒意又涌了上来,连带着牵动的肌肉都疼了起来。

“叶修?”

“哥!”

叶修已经咳的说不出来话,没打针的那只手捂着胸口,费力的喘着气。

喻文州当机立断,眼疾手快摁下了床边的呼叫按钮,紧接着护士站当值的小护士推了车子进来。

小护士一看到咳的满脸通红的叶修,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查看叶修的情况。

病房里一群男人都肃穆的不说话。

“把他扶起来,别让他躺着。”小护士说。

喻文州离叶修最近,他和苏沐秋两人一起动手把叶修扶坐了起来,还贴心的拿了两个枕头给叶修靠着。

“老叶这到底怎么回事?”魏琛问道,“你们这医院靠谱吗?”

“靠谱靠谱,不用担心,这么多年都是我担任的这孩子的主治医师,”老院长笑眯眯的推门进来,正好听见了魏琛这句话。

“老院长!”叶秋迎上前来,“这次我家蠢哥哥又要麻烦你了。”

“……”叶修听到这话显然不赞同,一脸鄙夷的看着叶秋,满脸写满了【你说谁蠢】的表情。

“叫你作,自己还硬撑,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老院长叹气,“如果不出意外你这可能要做开胸手术。”

开胸……

在场的几个人浑身一震。

“院长院长,叶修他没事吧?怎么还要开胸啊这么严重吗?”黄少天开口焦急的问道。

“肺气肿,肺积液,老毛病了,都是他那破心脏引发的并发症,”老院长说,“这孩子身体不能插管导出来,只能手术。”

叶修在这期间一直没说话,过了一会缓过来了才沙哑着嗓音开口,“哥没事儿……这都是以前的毛病了,做完手术就没事了。你们几个别操心了,哥身体健康着呢。”

“胡闹!”韩文清显然相当不悦,但也只是黑了脸斥责了一句。

“我看叶修前辈最近也别东想西想了,”喻文州依旧温柔笑着,可怎么看都觉得多了那么些寒意,“先把身体养好了再来打荣耀也不迟。如果前辈执意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我想我们可以联名向联盟提出禁赛的要求。”

“……”

“这主意不错!老叶就你这破身体还是消停会吧。”

“就是就是就是就是,别出来祸害人了你放心你那份我堂堂剑圣会给你一起补回来的!”

“……”

叶修刚想反驳,苏沐秋突然笑的毛骨悚然,“你不希望伯父伯母知道吧?”

“前辈。”周泽楷突然一开口,虽然只说了两个字儿,可这俩字儿……都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

“你们一个两个这么心脏真的好吗?”叶修只得放弃抵抗,“你们狠,哥乖乖躺着还不行吗?”

叶修心里那是一个愤懑,却不得不服从安排,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同意后果……会很惨。

老院长笑眯眯的看着一屋子剑拔弩张,“你们感情不错嘛,也就你们几个能治住这个混小子了,我说他都不听的。话说你们几个一会谁抱这混小子去做检查?他可现在不能走路啊。”

??!!!!

叶修突然觉得原本在病房里散漫的视线全部集中到他身上,似乎,还带着某种莫名的……炙热?

好像不大对……

一直被干晾在旁边被迫观赏隐藏性暧昧戏码的小护士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劳驾几位……呃,先生们,能否出去再谈呢?病人现在需要休息。”

“那我们出去说吧,估计叶修也累了。”苏沐秋开口,“先让他睡一会,毕竟刚醒。”

几个人这才如梦初醒似的收回了视线,跟着小护士往外走。

“叶修好好休息啊!”

“老叶睡会!别撑着!”

“混账哥哥回家我们再算账,你先躺会儿。”叶秋看了自家哥哥一眼,顺手带上了门。

瞬间病房里只剩下了叶修一个人。

叶修看着房门缓缓的关上后,这才松了口气,浑身无力的靠在枕头上,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

想起昏过去后那个“梦”,他苦笑。

“照顾好沐秋沐橙和家人……吗,呵。也不知道,我究竟还能撑多久呢……半年……时间……还来得及吗……”

叶修喃喃自语。

正如那个“他”所说,27岁的他穿越过来只是个意外,而再怎么样,这具身体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可是……

他想和喻文州,黄少天,老韩,小周,大眼儿,老魏他们一起打荣耀,厮杀过后,最后带着那种来自于血液里的战意,最终一起站在那个世界的舞台上。

他还想和苏沐秋一起并肩作战,视线那个世界里他再也完成不了的奢望。

苏沐秋……不能只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一叶再也不能……搁浅在秋天了。

tbc.

>>>>>>>>
最近打工,忙,更新延迟抱歉x
日更改成隔日更,果咩。
下次卖个萌给你们请罪w

评论(14)
热度(95)

© 周年 | Powered by LOFTER